「足球女子2017世界杯 」女足世界杯 | 欧洲新贵的诞生

中国女足夺得亚特兰大奥运会银牌那年,荷兰丫头基卡·范埃斯5岁。为了踢球,她不得不装作男孩,并给自己起了个男孩的名字:兰迪。

7月3日,荷兰队球员在获胜后庆祝。当日,在法国里昂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半决赛中,荷兰队在加时赛中攻入一球,以1比0战胜瑞典队,晋级决赛。新华社记者徐子鉴 摄

1996年,足球在荷兰仍被认作是专属男性的体育活动。但那时,已经出现了很多喜欢踢球的女孩,她们多数都混迹在男孩子中间。

范埃斯说,为了加入到家乡业余俱乐部的男孩队伍中踢球,她被迫扮作男孩。“平日,大家叫我基卡,但到了周六有比赛时,我让大家都叫我兰迪。”这位荷兰女足后卫回忆说。

两年后,“花木兰”剧情没法继续演下去了,因为她被两家男足职业俱乐部的球探看中了。此时,她只好坦白:我其实是个女孩。

当时,荷兰职业足球俱乐部内还没有女队。于是,范埃斯只好继续踢野球。

2001年,范埃斯10岁,入选荷兰足协下属地方足协的集训队。她终于加入了一支全由女孩组成的球队。荷兰那时开始全面发展女足运动,大量业余俱乐部组建女足队伍。足协也开始进行女足青训。

“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还有其他女孩也在梦想成为职业足球选手。”她说。

2017欧洲女足锦标赛,荷兰队球员范埃斯与比利时队球员乌拉尔特争抢。当日,在荷兰蒂尔堡进行的2017欧洲女子足球锦标赛A组的比赛中,荷兰队以2比1战胜比利时队,晋级八强。 新华社/法新

2010年,范埃斯入选荷兰国家队。5年后,她们去加拿大首次参加世界杯赛,先是在小组赛中遭遇中国女足“吊打”,随后又在16强赛中以1:2不敌日本队。

但在两年后,2017年,荷兰女足即摇身一变成为一支强队,在本土举行的欧锦赛中夺冠,成为欧洲冠军。

那时,阿贾克斯等俱乐部利用培养男足球员的训练设施和经验,培养出了大量优秀女足选手,范埃斯就是其中一员,至今还是。

但她的队友开始像荷兰男足球员一样,到其他女足联赛更为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踢球。

比如荷兰队第一射手米德马、主力门将范费嫩达尔、中场球员范德东克和后卫布拉德沃斯等,都去英格兰的阿森纳俱乐部踢球。这四名球员组成了荷兰国家队的中轴线。她们曾经在阿森纳共度两年时光,彼此心有灵犀。

“只需扫一眼布拉德沃斯,我就知道她要往哪个方向处理球,和范德东克也是如此。我们之间确实有默契。”米德马说,“这对我和我们队都帮助很大。”

以阿森纳球员为班底的荷兰队全是职业球员,虽然薪水不高,但足以解决生计问题。这让多数由半职业和业余球员组成的意大利队羡慕不已。

法国世界杯16强战中以2:0击败中国队的意大利队,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0:2输给了荷兰队。赛后,意大利球员要求意大利足协学习荷兰,尽快推进女足的职业化进程。

7月3日,瑞典队球员胡蒂格在门前争顶。当日,在法国里昂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 女足世界杯 半决赛中,荷兰队在加时赛中攻入一球,以1比0战胜瑞典队,晋级决赛。新华社记者丁旭 摄

荷兰足协已经决定提高女足球员的薪资待遇。至2023年,荷兰女足国家队球员将拿到和男子国足同样的工资。荷兰女足虽是职业球员,但现在薪水不高。在世界杯半决赛对阵瑞典队举行的前一天,荷兰女足集体乘车去了里昂的一家大卖场。

看上去,她们非常放松。

荷兰队在出发来法国参加世界杯前,没有喊出任何不切合实际的口号。她们甚至没有奢望能打进前四。

“我们没有期望能晋级半决赛。”米德马说。

现在,她们已经打进了法国世界杯的决赛。3日,在里昂举行的半决赛中,荷兰女足经过加时以1:0战胜了老牌劲旅瑞典队。

一支欧洲女足新贵诞生了。

四年前,曾被中国女足吊打的球队,如今赫然已是世界强队。7月7日,在世界杯决赛赛场上,范埃斯将同荷兰女足迎战美国队。20年前的世界杯决赛,当时迎战美国队是中国女足。

荷兰女足的快速崛起令人羡慕之余,又有些惊讶。但看一下范埃斯以及其他荷兰女足球员成长的过程,不难发现,她们的成功又是那么自然。

文字编辑:树文、新媒体编辑:实习生王任远

签发:梁金雄、版权归新华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2014世界杯 数字 总结 数说世界杯:说一说那些值得记住的世界杯数字(第四弹)
世界杯 里皮 不自量力!意媒:里皮透露国足高层计划在2035年夺世界杯冠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