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世界杯因为输球被杀 」他是最牛毒枭小弟、最疯狂门将队友,却因世界杯一粒乌龙球被杀!

利物浦功勋名帅比尔·香可利曾说,“足球无关生死,足球高于生死”。数十年来,对于这句话,各路人士都各执一词,因为在生命面前,足球也会变得渺小,而当一位球员因为一场比赛而丧命,这更是足球无法承受之重。

这样悲惨的结局,发生在哥伦比亚功勋后卫安德雷·埃斯科巴的身上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哥伦比亚国内的财富由于一项罪恶的事业——毒品而有了大幅累计,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国内包括足球在内的多项产业的发展,拥有一干如伊基塔、乌苏里亚加和故事主角埃斯科巴等悍将的国内俱乐部国民竞技队,在1989年为哥伦比亚拿到第一座南美解放者杯冠军。

事实上,埃斯科巴选择留在麦德林的国民竞技队本身就是勇敢的,要知道,这座城市平均每周都要发生80起左右的谋杀案,而国民竞技与同城死敌麦德林独立队的德比战,其敌对情绪不仅仅属于竞技层面,更牵扯到球队背后贩毒集团的角力;然而最危险的地方,有时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因为国民竞技背后的“大老板”,也是国内的大毒枭,巴勃罗·埃斯科巴,无疑是他的保护伞。而值得人们钦佩的是,眼看着队友们在巴勃罗的大庄园中纸醉金迷,安德雷保持了他作为后防中坚和队长最为坚毅的一面而独善其身。

大毒枭巴勃罗·埃斯科巴一度是世界上第七富有的人

这样的坚毅让他毫无争议地成为哥伦比亚国家队的后防中坚,他先后经历了南美解放者杯、1990年世界杯、1991年美洲杯的洗礼,最终成为了哥伦比亚国家队的队长,并且率队在预选赛中5:0大胜阿根廷,FIFA排名一度攀升至第4位。然而1993年,巴勃罗·埃斯科巴在越狱逃亡中被击毙,这让包括安德雷在内,受到他保护的来自国民竞技的六名国家队球员陷入了危险。战战兢兢之中,他们开赴美国。也许是受此影响,再加上主力门将伊基塔被捕,哥伦比亚队在小组赛首战1:3不敌罗马尼亚队,而替补门将科尔多巴的发挥也堪称灾难。没有退路又受到死亡威胁的他们在第二战迎来东道主美国队。然而后来决定他命运的一刻,在比赛第35分钟到来,美国队的哈克斯低平球传中,为了弥补门将科尔多巴的失误,安德雷·埃斯科巴伸腿奋力拦截,然而皮球却因此折射进网,就这样,安德雷·埃斯科巴的乌龙球彻底葬送了球队小组出线的机会,这也让小组末轮与瑞士队的比赛结果变得无足轻重。

这样糟糕的结果显然让包括国内其他毒枭在内的国人愤怒不已,因此大量国家队球员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都拒绝马上回国,但这其中并不包括安德雷·埃斯科巴,他首先是在国内报纸《时代报》上发文,向全国球迷表达了歉意,并写下一句话:“回头见,因为生命不会在此止步”。

回国后的一天,安德雷·埃斯科巴和几位朋友前往麦德林的酒吧,打算庆祝他即将加盟AC米兰,然而在场的其他人依然对他的乌龙球不依不饶。扫兴的安德雷·埃斯科巴径直走向停车场准备回家,此时又有三男一女上前怒斥他的乌龙并发生争执,随后,其中的两人扣下了手枪的扳机。不到一个小时之后,安德雷·埃斯科巴因抢救无效而死亡。

原本埃斯科巴来到AC米兰可以作为巴雷西的轮换

尽管外界猜测,哥伦比亚的贩毒集团才是埃斯科巴谋杀案的主谋,但根据巴勃罗·埃斯科巴集团的核心成员透露和多方调查结果显示,这确实与赌球毫无关系,完全是一起因争执而起的激情杀人。最后,凶手温贝托·卡斯特罗被判43年监禁,但在2005年提前释放。约有12万人参加了安德雷·埃斯科巴的葬礼,时任总统塞萨尔·加瓦利亚则做了哀悼致辞。而包括阿斯普里拉、“金毛狮王”巴尔德拉马等人也集体宣布退出国家队,有人甚至直接选择了退役,这让哥伦比亚足球一蹶不振,国际排名直线滑落到第34位。

此后,安德雷·埃斯科巴安详地躺在麦德林的墓底下,接受人们的吊唁,然而他并不是最后一个遭此厄运的人。2004年,他当年的队友乌苏里亚加也遭到枪击身亡。但是,他的死似乎并没有让哥伦比亚的状况有多大的改善,整个国家的犯罪率依然领跑全球,就像《百年孤独》的作者马尔克斯所说,哥伦比亚的足球和毒品,疯狂纠缠堕落,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清洗干净。事实上在2014年世界杯期间,当哥伦比亚3:0击败希腊队之后,光是首都波哥大就有10人死于当晚的庆祝活动,以至于政府紧急颁布了禁酒令。

不过好消息是,去年夏天,哥伦比亚政府和反政府武装终于达成了停火协议,历经半个世纪的内战终于结束,而整个国家的治安状况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。而安德雷·埃斯科巴的雕像,依然矗立在麦德林市的街头,时刻提醒着居民们,安定祥和的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,因为“生命不会就此止步”。

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因为终结了哥内战而登上时代周刊

「世界杯亚军魔咒 」欧国联前瞻:法国vs克罗地亚,丹麦vs奥地利
6月27日世界杯结果(惊天大冷!卫冕冠军德国队不敌韩国队无缘16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