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世界杯足球广告 欧洲杯:场内踢足球,场外争广告

◎ 文 法治日报 《法人》全媒体记者 银昕

北京时间7月7日凌晨,在2020年欧洲杯第二场半决赛中,英格兰队以2比1战胜丹麦队,与前一天在另一场半决赛中击败西班牙的意大利队会师决赛。至此,本届欧洲杯的51场比赛已完赛50场。7月12日凌晨,欧洲杯将在决赛中迎来最后的高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本届欧洲杯的场边广告位上共出现了12家赞助商的身影,其中四家中国企业支付宝、海信、抖音和vivo占据了四席。对中国品牌来说,三分之一的占比创造了历届国际大赛之最。

在已完场的50场比赛中,若不算点球决胜阶段,4家中国赞助商平均每家在场边广告位亮相的总时长为1570分钟。在英格兰队与丹麦队的激烈大战中,4家中国品牌共获得40分钟的亮相时间。在欧洲杯半决赛这一全球足球爱好者目光聚焦的赛场上,4家中国企业将自己的品牌名称晓谕全球。

场边广告,中国英利11年前开先河

大型国际赛事中,场边广告位历来是全球知名品牌激烈争夺的“香饽饽”。当数以亿计的目光投向比赛现场,场边广告位上醒目的品牌商标和名称,就能被数以亿计的球迷记在心里。

11年前,历届重大国际足球赛事中,场边广告位上充斥着可口可乐、麦当劳等知名品牌的商标和名称,从未有中国品牌涉足。“零的突破”被一家此前不为人熟知的太阳能光伏企业——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创造。

2010年南非世界杯,“中国英利”的广告出现在每场比赛的场边广告位上,几乎在一夜之间,这家此前无人知晓的太阳能光伏企业俨然成了着名品牌。

世界杯赛场上的第一支中文广告出自英利,事出偶然。

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阶段前夕,国际足联原本已经确定了8个赞助商,但一家赞助商因自身原因最终退出。英利的机会来了。

20世纪80年代成立的英利于1993年进入太阳能产业,早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,英利就为一块半决赛场地建设了太阳能电站。海外业务开拓到德国,英利切身体会到欧洲人对足球的痴迷与疯狂,也察觉到了国际体育赛事的重大价值。

得知南非世界杯赞助商出现缺位,英利立刻联系国际足联,最终同麦当劳、可口可乐等知名品牌共同出现在世界杯赛场。出于对保密条款的遵守,英利至今没有对外公布具体赞助费数额,但英利首席战略官马学禄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中称,英利的赞助费低于当年的麦当劳和可口可乐。

让中文广告登上世界杯赛场,并不是国际足联的原计划。按照以往的通行做法,场边广告位可以露出品牌商标,可以使用品牌的英文名称,但从未使用过中文。英利集团董事长苗连生是军人出身,有浓烈的家国情怀和民族主义情感。“为了文字的问题,我们与国际足联沟通了三个月。”马学禄说。

英利是南非世界杯的绝对赢家。2009年英利的销量为525兆瓦,2010年世界杯之年,提升至1.06吉瓦,2011年达到1.64吉瓦,随后英利决定继续赞助2014年巴西世界杯。南非世界杯之前,英利的产品只进入了9个国家,2014年巴西世界杯激战正酣时,这一数字已变为50个国家。

赛事营销,奥运会与欧洲杯大不同

不难发现,此次进入赞助商名单的四家中国企业,都在海外业务上有强大野心。抖音需要进一步将tiktok这一品牌打响,海信一直对国内与国外市场并重,vivo手机希望占领国外中低线级市场及发展中国家市场,阿里巴巴希望扩大支付宝品牌的海外影响力。

利用体育赛事营销,首先要找到国际上万众瞩目的赛事以及背后的主办方,了解其赞助商计划与规则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赞助商制度和计划方面,国际奥委会与国际足联、欧足联的做法非常不同。

着名体育学者、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易剑东告诉《法人》记者,国际足联、欧足联等单项联合会组织的赞助商,更像是“一锤子买卖”,除了在场边广告位、赛后新闻发布会和采访区能露出商标,广告内容再无其他场合可以露出;奥运会则不同,奥组委不允许场边出现商业广告,场边的广告位只能出现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英文名称和举办年份,比如Rio 2016,Beijing 2008,London 2012。

“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把场边广告位当成‘吸金’工具,但国际奥委会觉得场边出现商业广告太庸俗了。”易剑东说。

国际奥委会全球顶级赞助商的广告露出机会,分散在每一场火炬接力、采集火种仪式以及每一场与奥运会有关的活动中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,彼时还是国际奥委会全球顶级赞助商的联想集团,赞助了名为“我是火炬手”的火炬手选拔活动,每场活动都有联想集团的商标和广告“C位出镜”。

参与赛事营销的企业必须根据不同规则采取不同策略。显而易见,与奥运会有关的赞助是一场“持久战”,赞助世界杯和欧洲杯,则有可能“一夜成名”。

赞助商“买”的是高端赛事的“排他性”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发展,体育爱好者收看视频直播的渠道越来越多元,全家老小甚至一整个胡同的邻居们守着一台电视机的时代早已过去。多元的收看方式,对电视转播商来说,是巨大的挑战,对赞助商来说,场边广告对观众的触达次数,也有被削弱的风险。

易剑东告诉记者,收看方式的多元化会使高端赛事资源更加不可或缺。也就是说,分蛋糕的渠道越来越多,但大蛋糕依然只有那么两三个。

而体育领域中,公认的两个最大蛋糕非 足球 世界杯和奥运会莫属,再往下算,欧洲杯必是其中一个。

欧足联公布的数据显示,此次欧洲杯全球共有137家转播商,触达229个国家和地区,18-20亿人次观看了比赛,现场观看人数为76万,主办城市球迷广场累计有42万球迷参与活动;预计整个赛程观看人数相当于36-40期的美国超级碗观众、7个赛季的F1观众、3个赛季的英超联赛观众。

这便是世界顶级足球赛事的吸引力。

“最重要的是排他性,赞助商‘买’的就是排他性。排他性越高,商业价值越高,就越能吸引顶级赞助商。”易剑东说。

公路转播信号的排他性是重中之重。不论视频网站和新媒体多么发达,国际足联、欧足联和国际奥委会都会严格控制现场转播的公路信号,把信号制作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,国际奥委会还单独成立了自有的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。“视频转播的分销权可以卖给网站,网站也可以在视频中贴上自己的角标,但公路信号一定是被国际足联、欧足联或国际奥委会独家制作出来的。这种做法保证了赞助商的广告会照常出现在显着位置,不会被涂改、替换或者遮掩。”易剑东说。

统筹:王 茜、版式:张 波

2019男篮世界杯体育馆(沪上球迷有福了!上海男篮正式告别源深体育馆,东方体育中心将成“过渡主场”)
世界杯北京 赶快收藏!世界杯详细赛程出炉,可以边吃火锅边看球啦